第125章 强吻,仅此一次_驭蛇小娘子_腾飞小说

驭蛇小娘子第125章 强吻,仅此一次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岑脸色一变,刚想转头,却突然在不经意看到墨修渊肩膀上的一抹金色时,脸色变了下来,瞪圆了眼,就看到小金蛇一双蛇眸里溢满了盛怒,蛇嘴一张,对着墨修渊的脖颈就是一口要咬下去,只是小金蛇去在碰到墨修渊的肌肤时,就只见原本注意力还在苏岑身上的墨修渊,突然探出手,直接捏住了金色的七寸,眼看着指尖一捏,小金蛇的身体就要被捏成两段。

  苏岑的脸色蹙然变了,身体猛地向上一弹,就要出手去夺小金蛇,却因为注意力都在小金蛇身上,所以,被墨修渊钻了空子,直接用舌尖顶开了她的牙关。苏岑这次是真的怒了,就要咬断他的舌头,墨修渊却在这个时候终于放开了她。

  苏岑脸色发沉,尤其是唇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恨不得把人踹上几脚出气,冷笑着看着头顶的男子:“墨修渊,你发什么神经?”

  墨修渊冰冷的手指摩挲着她红肿的唇瓣,眼底潋滟着兽光:“既然郡主把本王的希望给毁了,那么,本王拿你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以。或者,郡主心里也是希望的?”墨修渊的声音很轻,在这样的夜色里,砸在耳膜间,仿佛染上了一种哀伤的情绪,听得苏岑眉头皱得紧紧的,脸色也变得相当不好。可她还是听懂了墨修渊话里的意思,她原本一直说岚月并不是颜云惜,而如今岚月被证实了的确不是,那么,他少了一个替身,就拿她来当替身。

  苏岑的脸色因为想到了这种结果而变得格外难看,被依然按在头顶的手指狠狠攥起,才没让自己当场爆发出来。

  只是苏岑怒极了,反而笑出声:“……墨修渊,你还能让人更厌恶一点吗?”她现在一想到自己当年救了这么一个人,她就恨不得回到过去,把当初的自己狠狠打醒,怎么就救了这么个东西呢?苏岑的话让墨修渊沉默了很久,才很轻地喃了句:“是吗?”

  墨修渊说完这一句,就没有再看苏岑,翻身从苏岑身上下来,把指尖的蛇扔给了苏岑:“让你的蛇离本王远一些,否则,下一次就没这么容易了。”

  翻了个身,墨修渊直接背对着苏岑,闭上了眼,也遮住了眼底的晦暗莫名。

  苏岑的手脚一得到放松,立刻翻身坐了起来,脸色相当不好,当小金蛇被扔过来时,连忙抱在了怀里,当发现小金蛇并没有什么伤时,才松了一口气,这小金蛇只是离渊的一缕魂识,加上刚才为了替聂文曜逼毒,损耗了不少的灵力,又哪里会是墨修渊的对手。只是小金蛇不知受到了什么刺激,整个蛇身上的蛇鳞都张开了,吐着蛇信儿就要继续往前游,被苏岑紧紧按在了怀里:“……安静。”

  苏岑抿紧了唇,才低声紧张地喊了声,不知道是苏岑的声音起了作用,还是小金蛇终于意识到自己如今的状态,根本奈何不了墨修渊,蓦地一个转身,竟是躲开了苏岑的手,蛇身一转,转瞬间黑光一掠,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岑担心小金蛇生气,不过好在没有再硬拼了,苏岑松了一口气。恨恨盯了墨修渊的后背一眼,看了看脸色,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子时极快要到了,可墨修渊似乎打定了注意要留在这里,她攥紧了拳头,只希望墨修渊不要发现什么。苏岑看墨修渊的呼吸平稳了下来,才背对着墨修渊也躺了下来,背过身,尽量放缓了自己的呼吸,没过多时,就陷入了迷离幻境中。

  苏岑一推开宫殿的门,就看到整个宫殿几乎被毁成了废墟,只剩下正中央摆放着的软榻,离渊静静地侧卧在那里,戴了面具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如果不是这周围的狼藉,以及离渊变得血红的蛇眸,她会以为离渊并没有生气。

  她想了想,走了过去:“你不应该和墨修渊硬拼的。”以他现在的能力,并不是墨修渊的对手,他甚至连魂识都不稳,如果一旦出事,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苏岑说这句话,原本只是担心,可这话听在离渊耳边却是变了意味:“怎么,你也觉得本尊打不过他?”声音里的森冷与危险,几乎喷薄而出。

  苏岑哪里敢应承下来,连忙摇头:“我没这么说,只是你现在的身体还……唔……”苏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离渊夺了呼吸,苏岑眸色一变,身体猛地向后退,却被离渊的蛇尾卷着腰身靠得更近。苏岑一个时辰内两次被强吻,一股怒火在心肺间燃烧,双手抵着离渊的胸膛,挣扎间终于让她脱困出一只手,以掌心为刃,就要劈向离渊的后脖颈,可就在即将触碰到离渊的身体时,还是收了力道。

  苏岑心里对墨修渊有恨,所以下狠手根本不管不顾,可对于这个把她从地狱拖出来的人,她是感激的,根本……下不去手。

  苏岑的不忍,让离渊眼底的怒火终于降了下来,血红的蛇眸终于慢慢恢复成了最纯粹的金色,动作也柔和了下来,鲜红的蛇信儿舔舐着苏岑的唇瓣,仿佛要把墨修渊的气息全部吞噬掉,直到离渊蛇眸里极狭长的一部分对上苏岑的视线,其间的冷静与一团火焰太过清晰,让离渊瞬间清醒过来,猛地松开了苏岑。苏岑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神色复杂地望着离渊,慢慢抹去唇上的气息,冷静了片许,终究是一句话也不想再说。

  站起身,苏岑直接朝着温泉走去,下到碧绿的温泉里,苏岑感觉到灵气萦绕在四周。

  可脑海里挥散不开的却是离渊的怒意,以及他眼底不经意间掠过的一抹痴缠,苏岑的心尖蓦地被触动了,掌心按在温泉池案边的石沿上,指尖几乎要扣入里面,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直到手被另外一只冰冷的手攥住,抬起,才让苏岑的指甲脱离崩裂的状态。苏岑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瞧着水面,氤氲的水汽让她脸上的神情看不清楚。离渊低垂着眼,狭长的蛇眸瞧不出情绪,两人之间沉默很久,离渊才哑着声音道:“……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苏岑抿紧了唇,半晌,才头痛地收回自己的手,用未受伤的手揉了揉眉心:“离渊,我知道这玉符里只有你和我,你错把孤独当成情爱,可有一天,我总归是要离开的,你不应该……再这样偏执下去。”她怕他有一天,会真的把这种情感强压下来,到时候,她根本不知道拿他怎么办。

  离渊敛起眼底一掠而过的黯然:“本尊知道了,仅此一次。”

  苏岑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总归有些事情还是影响了她的心境,她如今只想快些帮离渊找到离开玉符的那十个人,如今已经是第二个了,很快的,很快的……离渊不知道苏岑的想法,很快远远滑入了温泉里,蛇尾在水面上无声无息地游动,视线不经意落在苏岑身上,带着一种深沉如水的晦暗,直到觉察到苏岑的气息绵长起来,才游了过去,蛇尾不轻不重地揽在了苏岑的腰腹间,俯身把人环在了胸前……

  冰冷的指腹带着温泉残留的余热,落在苏岑的脸上,摩挲着,蛇眸缩了缩,眼底翻滚着深沉。

  离渊一直都知道墨修渊的存在,可知道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他觉得事情越来越超出他的预料之外,三年来的掌控,随着来到东璃国,似乎一切都在慢慢发生着改变,而这种改变,他……很不喜欢。

  所以,他要想办法尽快离开玉符,而不是这样慢慢等待。离渊的周身因为这种强烈的愿望泛着黑气,萦绕在碧绿的温泉水中,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苏岑从温泉中醒来的时候并未看到离渊,浸泡过魂魄之后,通体舒服,她眼前一黑,等再反应过来时,已经从迷离幻境醒了过来。苏岑醒过来时,天色还没有亮起来,她歪过头看过去,墨修渊并未醒来,背对着她躺着,呼吸绵长,睡得极沉。

  苏岑这才松了一口气,盯着墨修渊的背影,想着自己此刻再刺杀他的机会,能有多少?

  想到绯色和聂文曜,苏岑打消了这么想法,躺在床榻上,仰着头看着头顶的流苏,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睡着了,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墨修渊已经不在了,她又躺了一会儿才起身,洗漱过后,象征性地用了一些早膳,就让夏竹搬了一把瑶琴到了苑子里,随意地弹着不成曲的小调。不过半个时辰,她意料之中的人就出现在了揽月阁。

  沈华容昨夜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无论她怎么做心理建设,脑海里还是一直就会出现苏岑的那张脸,或者是,那张和颜云惜一模一样的脸。

  而且,就算是不是因为这,她也不得不走这么一趟。沈华容站在揽月阁外,看着那张脸曝光在日光下,肌肤如玉,泛着红润的光泽,怎么看都像是一把刀再一点点剜着她的心窝,沈华容咬了咬唇,慢慢走了进去。

  夏竹几人看到沈华容,喊了声:“容夫人。”

  沈华容随意地摆摆手:“本夫人和郡主有话要说,你们出去!”

  夏竹几人不安地看向苏岑,苏岑双手放在琴弦上,随意拨着不成曲的调子,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突然曲调一转,竟是成了一曲,而对面的沈华容听到这曲音,一张脸刷的白了下来。沈华容只有一直告诉自己眼前的女人只是南诏国派过来的一个棋子而已,只有这样,她才没有让自己现在就夺路而逃。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驭蛇小娘子。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1_11690/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