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种田吧作者:桅子花

  季心苗醒来眨眨眼,眼前竟有一屋子的古代人,一个个脸如锅底的黑色,她甩甩头:“做恶梦了!”再次睁眼,一个巴掌闪来:“你就是做多了梦,才忘本了!一个农村丫头,做了几年奴婢,把人的气节都给做没了!竟然敢嫌弃嫁给农夫,我看你这下贱的个性,我这当